<i id='nkcq9'><div id='nkcq9'><ins id='nkcq9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ins id='nkcq9'></ins>
    <fieldset id='nkcq9'></fieldset>

    <acronym id='nkcq9'><em id='nkcq9'></em><td id='nkcq9'><div id='nkcq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kcq9'><big id='nkcq9'><big id='nkcq9'></big><legend id='nkcq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tr id='nkcq9'><strong id='nkcq9'></strong><small id='nkcq9'></small><button id='nkcq9'></button><li id='nkcq9'><noscript id='nkcq9'><big id='nkcq9'></big><dt id='nkcq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kcq9'><table id='nkcq9'><blockquote id='nkcq9'><tbody id='nkcq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kcq9'></u><kbd id='nkcq9'><kbd id='nkcq9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dl id='nkcq9'></dl>

        <code id='nkcq9'><strong id='nkcq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span id='nkcq9'></span>
      1. <i id='nkcq9'></i>

          都市怪談之無面男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   一、靈異炒作

          我第一次見到它的時候隻有六歲,當時我和媽媽在地鐵站等車,它就站在隧道的盡頭,穿著黑色西裝,很瘦很高,我看不清它的臉,它右手牽著一個小女孩,小女孩向我招手,就好像在說來呀,來呀。我認出來那個女孩就是不久前鄰居傢走失的小敏,我嚇得哭瞭起來,我對媽媽說我看見小敏瞭,可是所有人都不相信我的話。

          說到這裡,一顆眼淚從凌霜霜的眼中滾落下來,在鎂光燈下閃閃發光,主持人從入神的傾聽中回過神,拿起話筒。

          從那之後,它就一直跟著你是嗎?

          是的。凌霜霜點頭,我這裡有一張照片,是我十三歲生日的時候拍的,當時我並不知道拍下瞭它。

          大傢請看大屏幕。

          觀眾們將目光投向大屏幕,那是一張老照片,拍攝於夜間,顆粒很粗糙,畫面上年幼的凌霜霜站在傢門口,手裡捧著剛收到的禮物,一臉可愛的微笑。

          與之形成強烈反差的是,畫面右上角一棵樹後面,一個瘦長的影子悄悄探出腦袋,它有著一張空無一物的臉。

          曝光的這張照片引來一片驚呼聲,導演在這個時候喝瞭聲“Cut

          ,讓主持人和凌霜霜先休息瞭一下,大概是插廣告的時間。

          休息室裡,凌霜霜對著鏡子補完妝,翻開手機,有幾個未接電話,都是沈希打來的。

          她剛回瞭個電話,就聽見側面的門很響地撞在墻上,凌霜霜打瞭個寒噤,那裡一個人也沒有。

          凌霜霜走過去關門,卻聽見有人在談話,那是一條走廊,連接著主持人的休息室。《靈度訪談》這檔節目雖然炙手可熱,但錄制現場卻非常簡陋,據說是由舊寫字樓改建的,墻壁的隔音效果很差。

          “……那小姑娘在炒作,我一眼就看出來瞭,那張照片PS

          得也太假瞭,你看見她說話的時候流淚瞭嗎?哈哈,這種三腳貓的演技……”

          凌霜霜的心好像被重重捶擊瞭一下。主持人說得沒錯,這就是炒作和包裝,但從別人嘴裡聽到,凌霜霜的自尊心還是感到陣陣刺痛。

          凌霜霜就讀於一傢三流的影視學院,今年已經大四,就業卻一直遙遙無期。她從小就夢想當演員,自認為長相也挺不錯,但現實卻一次次無情地打擊她,走在這條路上的人何止千萬,平凡如她根本沒有任何出頭機會。

          於是沈希想出瞭這個主意,借著這檔熱門節目炒作自己,隻要她的名字變得傢喻戶曉,關註度自然會上升,出瞭名一切都好說,無論是哪種名聲。

          她很感激沈希為她做的一切,也認為自己做的沒錯,但主持人的話還是深深傷害瞭她。

          回到錄制現場後,凌霜霜明顯不在狀態,主持人一直引著話題,親切可人的面孔和剛才背後說風涼話的簡直不像同一個人。

          她緊緊地攥著拳頭,巴不得頭上的吊燈掉下來砸死這個虛偽的女人。

          就在這時,四周突然漆黑一片,觀眾席上傳來一片驚呼聲,主持人連忙安慰大傢說可能是跳閘瞭,一會兒就好。

          一片幽暗中,凌霜霜突然看見後排有一個瘦長的影子,悄無聲息地滑動著……

          二、矛盾

          我看到那期節目瞭!效果真是不錯,特別是你們聊到無面男的起源的時候,燈光突然黑下來的一瞬間,真是嚇死人瞭,是不是導演有意安排的?

          半個月後,沈希在電話裡說。

          不是的,那隻是巧合。

          真的啊,反正你這下出名瞭,我看見網上好多人在評論那期節目。

          哪有那麼容易的事!

          嘴上雖然這樣說,但凌霜霜每天都在網上搜索自己的名字,她明顯感覺到,談論她的人越來越多,她的心裡滿是喜悅之情。

          總之,謝謝你。凌霜霜說。

          不用這麼見外吧,對瞭,沈希嘿嘿傻笑,今晚我想約你出來吃飯,大明星,賞個面子吧。

          今晚恐怕不行,還有點事。

          那回見。

          最近沈希的電話很頻繁,兩人是高中同學,之前在一次同學會上遇見,聊天的時候談到炒作的事情,沈希恰好是學網絡推廣的,於是便有瞭之後的合作

          她隱隱感覺到,沈希對她有想法,這讓凌霜霜有些煩惱,凌霜霜雖然感激沈希所做的一切,但對這個其貌不揚的男生,她始終提不起興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