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5lb5j'></ins>

    <code id='5lb5j'><strong id='5lb5j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span id='5lb5j'></span>
      <dl id='5lb5j'></dl>
      <fieldset id='5lb5j'></fieldset>
        <acronym id='5lb5j'><em id='5lb5j'></em><td id='5lb5j'><div id='5lb5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lb5j'><big id='5lb5j'><big id='5lb5j'></big><legend id='5lb5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5lb5j'><div id='5lb5j'><ins id='5lb5j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5lb5j'><strong id='5lb5j'></strong><small id='5lb5j'></small><button id='5lb5j'></button><li id='5lb5j'><noscript id='5lb5j'><big id='5lb5j'></big><dt id='5lb5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lb5j'><table id='5lb5j'><blockquote id='5lb5j'><tbody id='5lb5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lb5j'></u><kbd id='5lb5j'><kbd id='5lb5j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i id='5lb5j'></i>

            驚恐出租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某所學校的宿舍樓因年份久遠,有些漏雨的跡象,所以校方決定先讓學生搬出宿舍樓,然後再重建宿舍樓。

            這個決定由外人來看,最大的受益者理所因當是學生,可又有誰知道,校方隻出資整修宿舍樓而已,並沒有幫學生聯系暫時要住的地方,這一點讓學生們很是不滿。

            林青和陳樂樂也是被突然告知要搬離宿舍樓這一消息弄的手足無措,兩人是從鄉下來的,平日裡勤工儉學賺來的積蓄也不多,比不得那些有錢住酒店的學生,無奈之下,兩人隻好商量著合租。

            雖說合租是可以減輕不小的負擔,可既便宜又舒適的出租屋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找到的。這不,兩人忙活瞭一早上,還是一無所獲。

            陳樂樂癱在臺階上,大口的喘著氣,“不行瞭,我走不動瞭,林青,你說今晚我們是不是得露宿街頭瞭啊?”

            林青也在一旁坐下,被太陽曬的發紅的臉頰還泌出一層細細的汗珠,看著陳樂樂笑著安慰道:“不會的,天無絕人之路,樂樂起來,我們再去找找。”

            陳樂樂一聽,連忙搖著頭,“不行不行,我實在是沒有力氣瞭。”

            就在林青還想說什麼的時候,一陣電話鈴響瞭起來,林青從口袋裡拿出手機,顯示的幾個字讓林青有些茫然,打電話的是她的同班同學王嘉雪,可因身份不同,二人也沒有多大的來往,她打電話到底是什麼事?

            左思右想後,林青按下通話鍵,“喂,你好”

            手機那邊沉默瞭一會兒後,聲音幽幽的傳來,“林青,我一個遠方親戚傢有一間房子要出租,價格也很便宜,你要嗎?”

            林青頓瞭頓道:“這樣吧,你告訴我地址,我去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掛掉電話後,林青和陳樂樂去往地址上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走完瞭一條很深的巷子,終於來到瞭一棟公寓樓前,這棟房子外面的墻上長滿瞭青苔,和旁邊的樓房相比之下顯得格格不入。

             推開大門,一股黴濕味兒撲面而來,借著光線可以看到漂浮在空中的灰塵,蜘蛛網也是堆積如山,一看就知道這棟公寓因該是長年沒人居住的。

            陳樂樂看到這些後,立馬就火瞭,“就知道那個王嘉雪沒安什麼好心,這也是人住的地方?她是不是吃飽瞭撐著沒事幹,這麼耍人好玩嗎?”

            林青皺著眉沒有說話,跑瞭這麼遠的路,就看瞭這麼一個地方,難免有些失望。

            忽然,林青覺得肩膀一重,疑惑的回過頭,隻看到一隻佈滿老年斑的手搭在她的肩上。

             “啊!”

             轉過身,一位老奶奶出現在那裡,一頭的短發像罩瞭一層白霜,一雙大眼睛已經深深地陷瞭下去,卻帶著讓人發寒的眼神,一雙粗糙的手爬滿瞭一條條蚯蚓似的血管,那飽經風霜的臉上刻滿瞭皺紋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是來看房子的吧?”老人說話的聲音像是在沙漠許久不喝水的旅人,聲音沙啞的厲害。

            “是,您是?”陳樂樂問道。

            老人沒有回答陳樂樂的問題,杵著手上的拐棍,一步一步緩慢的走上樓梯,“你們跟我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