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ulzka'><strong id='ulzka'></strong><small id='ulzka'></small><button id='ulzka'></button><li id='ulzka'><noscript id='ulzka'><big id='ulzka'></big><dt id='ulzk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lzka'><table id='ulzka'><blockquote id='ulzka'><tbody id='ulzk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lzka'></u><kbd id='ulzka'><kbd id='ulzka'></kbd></kbd>
  • <dl id='ulzka'></dl>

      <ins id='ulzka'></ins><acronym id='ulzka'><em id='ulzka'></em><td id='ulzka'><div id='ulzk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lzka'><big id='ulzka'><big id='ulzka'></big><legend id='ulzk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ulzka'><div id='ulzka'><ins id='ulzka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ulzka'></span><fieldset id='ulzka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ulzka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ulzka'><strong id='ulzk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血淋淋的兔娃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     楔子
                小白兔白又白,兩隻耳朵豎起來,割瞭動脈割靜脈,血淋淋的真可愛!
                第一章:深夜殺手
                蕭下班後,走在小區的小路邊上。路兩旁的是一排排的大樹,現在這條路上沒有一個人,白晃晃的路燈十分的刺眼。蕭疲憊的揉瞭揉太陽穴,高跟鞋噠噠的響著,配合著一種哭聲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誰?”蕭轉身往後看,可是空蕩蕩的,隻有一陣風迎面吹來,哭聲已經沒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蕭疑惑的轉身,哭聲又若有若無的入進瞭耳朵。蕭覺得身後似乎有人在靠近她,慢慢的靠近。蕭在心裡默數:5,4,3,2,1。蕭突然回頭往後看,“啊!”在小區的上空蕩漾瞭良久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咔嚓,咔嚓”高空拿著相機正在拍攝死者的樣貌。
                死者睜大眼,張大嘴。血包裹瞭屍體,就如同玫瑰花鋪滿瞭大地。
                邢博脫下手套,說:“死者是失血過多而亡,身上多處動脈血管被割斷。死者的表情驚恐,臨死前應該經歷過什麼恐怖事件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高空拿著相片,一張張的查看,眉頭緊鎖。轉身對小區的保安室走去,“查一下監控就知道誰是兇手瞭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監控室,當天晚上,死者走在瞭路上,頻繁回頭,似乎有人在跟蹤她。可是她的身後並沒有人,可是她突然像見到瞭什麼怪物一般,嚇得倒地。而詭異的是她的皮膚處就如大壩繃不住洪水的來襲,血管紛紛爆裂。
                幾人看的背後發涼,到底要怎樣才能做到自裂血管?監控中,死者盯著前方,連呼救都來不及就這樣死亡瞭。幾人盯著那眼睛,越看越覺得陷入瞭一個黑暗的漩渦中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這會不會是另一個空間維度的人幹的?”邢博經常與屍體打交道,自然也經歷過不少詭異的事情,於是特提此一問。
                高空搖頭,“我們都是經過高等教育的人,不要危言聳聽。我一定會找到兇手的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幾人走出監控室的那一刻,高空無意間瞥到監控中一隻白色中夾雜紅毛的兔子蹲在死者的身旁,大大的紅色眼睛,咧著紅色的兔唇對著高空一笑。
                這笑意穿透時間和監控屏幕,對著高空的心臟狠狠的一擊打,高空心顫瞭。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,讓自己忍不住害怕。
                高空連忙停下腳步,揉瞭揉眼睛,又看向監控:什麼都沒有啊,難道剛才是我出現瞭幻覺?
                第二章:勿回頭
                黃昏下,林走在公園的大道上,悠閑自得。身旁時不時的走過一對對情侶,林感嘆道:“隻羨鴛鴦不羨仙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24歲的他,從事會計。但身邊一直沒有良人美眷,總是獨自一人空閑時在公園散步。
                走著走著,就進入瞭公園的深處,可是卻太過安靜瞭。一般時候,公園裡的人是有很多的,公園裡有廣場,一群大媽跳著廣場舞,音樂喧嘩。可是今天卻如此奇怪,怎麼就一個人也沒有呢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沙沙沙~”樹葉被一陣風吹動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攏緊瞭衣服,正值秋季,不過他所待的這個城市是沒有四季變化的,一直都是夏天,最冷的時候也不過是穿一件長袖。可是今天卻感覺到瞭老傢的冬寒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叔叔。”一道童稚的聲音在林的背後響起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回頭,卻沒有見到人,四處瞧看,卻始終沒有找到聲音的來源,突然出現,卻又戛然而止,令人生惱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叔叔,快走!這裡不是你待的地方。”聲音又在林的耳邊響起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猛的朝左邊看去,不知何時,他的身旁站著一身白裙的小孩。“小朋友,是你在叫我嗎?”
                小朋友搖搖頭,用手指向他的背部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沒來由的心一慌,一雙小手攀上瞭他的脖子,一張慘白無色的臉突兀的出現在林的視線中,對著林詭異一笑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…”林害怕的說不出話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叔叔,快走!那個小孩不是個好鬼,她要吃掉你。這個地方不是你該來的。”那道聲音一本正經的說著,還舔瞭舔林的耳垂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啊!救命啊!”林誰也不相信,害怕的甩掉背上的小孩,就往前跑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叔叔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!”那小孩又黏上瞭林的背部,任林怎麼甩,紋絲不動。小孩很生氣,眼睛變紅,耳朵變長,嘴巴成瞭兔唇,毛茸茸的就是一個兔娃娃。
                兔娃娃的兩顆大板牙咬住瞭林脖子上的血管…
                “跟上一個死者一樣,流血過多而亡。”邢博仔細檢查瞭一遍,十分肯定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的屍體與蕭不同,他是五指成爪,似有一種恨不得將人撕裂的感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