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'dyvvk'></span>
      1. <acronym id='dyvvk'><em id='dyvvk'></em><td id='dyvvk'><div id='dyvv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yvvk'><big id='dyvvk'><big id='dyvvk'></big><legend id='dyvv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dyvvk'><strong id='dyvvk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2. <tr id='dyvvk'><strong id='dyvvk'></strong><small id='dyvvk'></small><button id='dyvvk'></button><li id='dyvvk'><noscript id='dyvvk'><big id='dyvvk'></big><dt id='dyvv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yvvk'><table id='dyvvk'><blockquote id='dyvvk'><tbody id='dyvv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yvvk'></u><kbd id='dyvvk'><kbd id='dyvvk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dl id='dyvvk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dyvvk'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dyvvk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 id='dyvvk'><div id='dyvvk'><ins id='dyvv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ins id='dyvvk'></ins>

            恐怖故事之樓梯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朱門鎮名副其實,在公路盡頭,一道油亮的紅漆木門橫欄在路上,門後是一條筆直的馬路。

            鄭午下瞭車,車門在身後關上瞭,一股灰塵湧起,長途車就此遠去。

            朱門正中央懸著三個大字——朱門鎮。

            兩個穿藍色工作服的男人坐在門柱下的一張書桌邊,斜眼望著鄭午,葵花子的皮不斷從兩人厚實幹燥的嘴裡飚出來。鄭午看瞭看他們,再看看四周——荒野環繞,除瞭門後的馬路,看不到其他的人跡。

            他抬腳朝門內走去,兩個男人站起來,攔住他:幹什麼去?

            去朱門鎮。鄭午說。

            你來朱門鎮幹什麼?一個男人掂著手裡的瓜子問。

            鄭午有些不耐煩:工作。他又要朝裡走,兩個男人跨瞭一步,繼續攔住他。

            幹什麼啊?他火瞭。

            到這裡登記。一個男人懶洋洋地回到書桌邊,把一個破破爛爛的筆記本朝他一推,另一個男人繼續攔著他,嘴邊掛著冷笑。

            為什麼?鄭午梗著脖子問。

            這是規矩。男人說。

            鄭午還想理論,想瞭想又覺得隻是登記一下,似乎沒什麼大不瞭的,不值得為此耽誤時間。天色已經頗為昏暗,和房東約定的時間已經過瞭。他皺瞭皺眉頭,匆匆在那筆記本上寫下瞭自己的姓名地址電話號碼等資料。等他寫完,兩個男人遞給他一雙手套:戴上。

            幹嗎?鄭午莫名其妙地望著這雙白手套。

            進朱門鎮都得戴這個,一個男人笑著說,當然你也可以不戴,不過出瞭什麼事可別怪我。

            鄭午忽然想起臨走前總公司經理跟他特別交代過的話:朱門鎮有些奇怪的規矩,你必須遵守……”說這話時,經理的表情意味深長。他當時沒留意,現在想起來,莫非就是指的這手套?但為什麼必須戴手套?他看瞭看那兩個男人,這才發現,那兩人都戴著一副肉色的手套。那是醫生做手術用的手套,緊緊繃在兩人手上,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他滿腹狐疑地匆匆套上手套,看瞭那兩個人一眼——他們已經不再註意他,一個人彎腰從書桌底下抽出一張折疊床,就這麼攤開在馬路上。看來他們打算在這裡過夜,難道,看守這扇大門真的如此重要?他抬眼望瞭一眼那油亮的紅色的大門,夕陽把它照成瞭黑色。

            也許,重要的不是看守大門,而是讓進來的人都戴上手套?他忽然產生瞭這個念頭,不知為何心頭一跳,連忙把皺巴巴的手套拉緊一點。

            走瞭很長一段路,天色越來越暗,終於,趕在夕陽落下地平線之前,他看到一片零散的房屋,接著是更多的房屋,馬路開始分岔。他在路上攔瞭一輛車,說瞭地址,車子就一溜煙開動瞭。他特別留意地看瞭看司機的手——沒有戴手套。

            難道可以不戴手套?

            他又感到疑惑瞭。

            你是外地來的吧?司機開口瞭。

            他點點頭:嗯。

            那記住,千萬別脫手套。司機鄭重地道。

            為什麼?鄭午再次問出這三個字。

            司機笑瞭笑:朱門鎮有些邪門,戴手套是為你好。

            怎麼邪門?鄭午問。

            但司機再也不說什麼。

            車子閃過一條又一條街道,光線越來越昏暗,地面上的影子拉得老長。鄭午正想著什麼時候到,司機一個急剎車,車子猛然停瞭下來。鄭午以為到瞭,提起包就要下車,卻看見司機打開車門,匆匆跑下車,飛快地進瞭路邊一扇門。這一著讓鄭午莫名其妙,他打開門下瞭車,看瞭看,那扇門十分狹窄,比平常的門要窄上一半,看起來十分古怪,而更加古怪的是門上寫的兩個紅漆大字:樓梯。巨大的兩個字幾乎要撐破那窄小的門,鄭午舉步想上前看,卻又停下瞭。心中有些忐忑的感覺,不由左右張望瞭一下,這一望,留瞭點心,才發現滿大街到處都是這種窄窄的寫著樓梯兩個字的門。起初沒覺得,這會兒看起來,一眼望去,窄門紅字,竟仿佛整條街都是由這種門構成的。

            紅日又下沉瞭一些,隻剩下微弱的餘燼留在地面上,一切變成半明半暗的影子,路燈在此時忽然亮瞭起來,突如其來的亮光讓鄭午嚇瞭一跳。他不知所措地踱回出租車旁,站瞭一小會,就看到那司機又從那道門裡出來瞭。

            上車吧。司機鉆進駕駛室,發動車子。

            鄭午遲疑一下,坐到車子裡問:你剛才幹什麼去瞭?

            上樓梯。司機簡短地道。

            什麼意思?

            司機沒回答。

            這些門上怎麼都寫著樓梯兩個字?

            司機沒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