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adpcf'></dl>

    <i id='adpcf'></i>

    <fieldset id='adpcf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adpcf'><strong id='adpc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span id='adpcf'></span>

    1. <i id='adpcf'><div id='adpcf'><ins id='adpcf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ins id='adpcf'></ins>
    2. <tr id='adpcf'><strong id='adpcf'></strong><small id='adpcf'></small><button id='adpcf'></button><li id='adpcf'><noscript id='adpcf'><big id='adpcf'></big><dt id='adpc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dpcf'><table id='adpcf'><blockquote id='adpcf'><tbody id='adpc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dpcf'></u><kbd id='adpcf'><kbd id='adpcf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adpcf'><em id='adpcf'></em><td id='adpcf'><div id='adpc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dpcf'><big id='adpcf'><big id='adpcf'></big><legend id='adpc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都市怪談之撞鬼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天越來越陰瞭。不時的有閃電劃過。眼看大雨就要降下來。

            沈天明有些後悔。臨走的時候,朋友極力挽留他,他卻堅持要回市裡。因為明天還有很重要的會議要參加,於是連夜開車往回趕。

            朋友傢住鄉下,離市裡大約有80公裡左右的路程,要是在白天,也就一個半小時就到瞭。可現在是黑天,鄉下的路又都是很窄,還是小心的好。沈天明把車子開的很慢

            剛走出有八九公裡左右的路程,豆大的雨點就傾盆似的倒瞭下來。噼噼啪啪地砸在風擋玻璃上。視線頓時變的模糊瞭。沈天明連忙打開雨刷。車子掛到三擋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路上一輛車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再往前走兩三公裡的樣子,就會路過一片墳場。早上沈天明開車來的時候,就註意到瞭。那是在一個亂崗子上。

            路的兩側是挖路基時留下的深坑。過瞭深坑就是亂石崗。崗上是一大片孤墳。有的立著墓碑。有的幹脆什麼都沒有,就光禿禿的一荒塚。上面雜草叢生。路過的時候就有種發悸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眼看就要開到墳場瞭,沈天明心裡有種莫名的恐慌。他嚇意識的看瞭看室內倒車鏡。還好,後座上什麼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突然。車子的前方好象有什麼東西閃過。沈天明本能的一打舵。車子一下子掉進瞭路邊的溝裡。

            大雨不停的下著,周圍漆黑一片。什麼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沈天明拼命的開動著車子,想把車開出深溝,可是溝裡的泥土拌著雨水,攪起的稀泥順著後車輪啪啪的打在後風擋上,車子卻怎麼瞭爬不上這個坡。車輪到是越餡越深。到最後幹脆就不能動瞭,隻有排氣管發出的陣陣怒吼聲。

            經過瞭幾番掙紮。沈天明終於頹唐的坐在瞭座位上。心裡不住的暗罵這個鬼天氣。

            他掏出手機。撥瞭公司的電話,想找人來救助,可撥瞭半天怎麼也打不通,再打朋友的電話,也打不通。看看手機,一個信號的都沒有,沈天明有些絕望瞭。

            在這荒郊野外的墳場,外面又下著大雨。沈天明本想走出車外去求救。可車裡連把傘都沒有。天又這麼黑。想瞭想還是在車內等有人或者有車經過再說吧。

            突然覺得有些冷。沈天明不由得打瞭個寒戰,連忙把車內暖氣打開。

            已是半夜十二點瞭。等瞭將近一個半小時瞭,路上始終一輛車也沒有經過。也許是開暖氣的緣故,沈天明有些迷糊。

            正當他和著衣服打瞌睡的時候,隱隱約約好象有人敲車門。沈天明隔著玻璃向外一看,赫然看到三個人站在車的外面。

            那是一對夫妻領著一個小孩。夫妻大約有三十幾歲的樣子,鄉下人打扮。小孩有七八歲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沈天明心想,這種鬼天氣,怎麼還會有人?

            正在他納悶的時候,那個男的又敲瞭敲車門,低聲問道‘先生,能帶我們一程嗎?'

            沈天明到是忘瞭車子掉進溝裡瞭,要打開車門。忽然隻見那個小孩對著他詭異的笑瞭笑。沈天明頓時毛骨悚然…

            沈天明猛的驚醒瞭。原來是個夢。到是嚇出一身冷汗。看瞭看手表。正好是午夜十二點半。

            外面的雨似乎小瞭很多,風卻大瞭起來。呼呼的吹打著車身。

            沈天明再也不敢睡瞭,他把四個車門都鎖好。又前後左右都看瞭一遍。心裡稍微塌實瞭一點。但後脊背還是颼颼的冒涼風。總覺得後面有人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手機鈴突然’玎玲玲,玎玲玲‘的響瞭起來,著實又把沈天明嚇瞭出一身冷汗。他連忙打開手機。是傢裡打來的,妻子問他怎麼還沒到傢,電話怎麼總是接不通。沈天明簡單的把情況和妻子說明瞭一下。一個小時以後,拖車終於來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起來,沈天明就有點精神恍惚。可一想到當天公司會議的重要性。隻好硬著頭皮起來,簡單的洗刷瞭一下,喝瞭杯牛奶,就匆匆忙忙的趕到瞭公司。

            原本定在八點半的會議,九點種才開始。集團公司懂事長親自主持。可會議還沒有開完,沈天明就頭痛的厲害。會議間歇的時候,他向總經理請瞭假,開車回到傢後,就一病不起。

            原本沈天明從不得病的,就是傷風感冒也是三年兩年攤不上一次。可這次不知道為什麼。居然病的非常厲害。

            妻子也請瞭假,陪他看瞭醫生,開瞭些感冒藥。又打瞭點滴。一直折騰到下午。沈天明連晚飯都沒有吃,就昏昏沉沉的睡下瞭。

            “當當當”時鐘瞧瞭12下,已是午夜12點瞭。

            突然,沈天明猛的坐瞭起來,瞪大瞭眼睛。他看到那對夫婦領著那個小孩開門徑直向他走來。

            他終於看清瞭他們的臉。

            那個男的面目恐怖駭突。臉是青藍色的,右眼崩塌。頭發稀少。面上頭發上粘著黃土。兩隻眼睛都在往外流著血。嘴裡也都是血。

            而那個女人。臉象畫的一般。煞白煞白的。眉毛是彎彎的細細的一條。嘴唇卻畫的鮮紅,象血一樣紅。走近床頭的時候,臉上的皮膚卻象面粉一樣,突然一塊一塊的往下掉。血也不住的往出湧。

            那個小孩嗤著兩顆露在外面的牙,臉是綠色的。不時的對著沈天明詭異的笑。

            沈天明拼命的想喊,可怎麼喊也發不出聲音來。

            這時隻見那個女人伸出十指尖尖的雙手向沈天明抓來。沈天明絕望的大喊一聲,然後就醒瞭。

            醒來後發現妻子正抓著他的雙肩不住的搖晃著。喊著他的名字。他的全身已經被汗水濕透瞭。

            自從那晚以後,沈天明始終高燒不退,還不時的說著胡話。最奇怪的是,每到深夜十二點種的時候,準會看到那對夫婦領著那個小孩出現在他面前,對著他詭異的笑。嚇的沈天明整夜的大喊大叫。

            沈天明的妻子哪經歷過這樣的事。到是他父母見多識廣,第四天的時候,不知道在哪裡請來瞭一位“仙人”。

            請“仙人”來的時候,父母到是沒說什麼,隻是說兒子好象是中瞭邪。每晚都做噩夢。希望“仙人”能給指點指點。

            “仙人”進到屋裡,前後左右的所有個房間都看瞭看。然後又仔細的端詳瞭一下昏睡的沈天明。隨即抓起沈天明的左手。拇指和食指掐住手的虎口。閉上眼睛,嘴裡默念著什麼。突然,“仙人”的雙眼射出異樣的目光。對沈天明的父母問到:“你兒子最近是不是路過瞭墓地墳場之類的場所?”

            沈天明的父母當時大吃一驚。他的妻子連忙回答;

            “是的,幾天前他去鄉下的時候,車子路過瞭一片墳場。”

            仙人又仔細的摸瞭摸,目光更加精銳瞭。

            “這就對瞭,他在墳場的時候,身體附上瞭三個鬼,而且已經跟回來瞭。你們查看一下,他身上是不是有三個紅點。”

            沈天明的妻子連忙掀開蓋在他身上的毛巾被,前身沒有。當翻過後身的時候。在沈天明後背的左上方,肩胛的位置。赫然有三個醒目的紅點。

            沈天明的父母及妻子頓時目瞪口呆。嚇的哆嗦成一團。

            過瞭好一會,沈天明的妻子在仙人的追問下,才嗑磕巴巴的說出瞭那晚沈天明開車出事的經過。然後告訴先人他回來以後就得病瞭,每天都說胡話,每晚都會看見一對夫婦領著一個小孩站在他面前。到現在整天就是昏睡狀態。滴水不進,三餐不吃。已經被折磨的不成樣子瞭。

            沈天明的妻子一邊說一邊哭。最後她哀求仙人給想想辦法。

            “仙人”說:“辦法到是有,不過今天不行,我沒帶法器。我明晚12點鐘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臨走的時候,他吩咐沈天明的妻子準備一些器皿。要一個盆,一隻碗,一些五谷雜糧,一根紅繩,一根蠟燭。還有黃紙。

            經過瞭一天的焦急等待,第二天晚上將近12點的時候。“仙人”果然來瞭。

            這時的沈天明已經有幾天沒吃東西瞭,眼圈發黑,兩腮塌陷。雙目直勾勾的,看著好嚇人。

            “仙人”帶來瞭一件法袍,一柄桃木劍,一把佛塵。還帶來瞭一包紙灰。

            他吩咐沈天明的妻子,先把五谷雜糧放在碗裡,然後扣著放進在盆內,再在盆裡盛上一些清水,在碗的上面點上蠟燭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“仙人”換上法袍,把帶來的紙灰倒進一個碗裡,然後用酒和好。叫沈天明的妻子把沈天明扶起來,把和好的酒喂到他嘴裡。沈天明嗆的劇烈的咳嗽瞭幾聲,又昏睡過去瞭。

            時針這時候正指午夜12點。沈天明突然睜開象黑洞一樣的眼睛,募地又坐瞭起來,仙人拿起桃木劍。含瞭一口碗裡的酒,對著沈天明猛的噴瞭去,並用桃木劍直指沈天明的眉心。口中大喊一聲;

            “孽畜,還不快走。”

            隨即他又吩咐沈天明妻子:“你馬上端著盆,出門往東走100步,遇到十字路口把盆放下,把黃紙燒瞭。記住,千萬不能讓蠟燭熄滅,千萬不能回頭……”

            這時候隻見沈天明直挺挺的站瞭起來,隨著蠟燭的光亮走去。

            仙人用佛塵在沈天明眼前一掃,然後單掌對著心口窩猛的一拍。嘴裡喊到:“給我躺下。”

            沈天明轟然倒在瞭床上……

            當清晨的第一束陽光照到沈天明身上的時候,他終於醒瞭。妻子對他講述這幾天發生的事情,他卻茫然不知。他隻記得自己做瞭一個很恐怖的噩夢。

            妻子連忙翻過他的後背。在他後背左上方肩胛處的三顆紅點,赫然不見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