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 id='mj16w'></i>

    <fieldset id='mj16w'></fieldset>
    <acronym id='mj16w'><em id='mj16w'></em><td id='mj16w'><div id='mj16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j16w'><big id='mj16w'><big id='mj16w'></big><legend id='mj16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tr id='mj16w'><strong id='mj16w'></strong><small id='mj16w'></small><button id='mj16w'></button><li id='mj16w'><noscript id='mj16w'><big id='mj16w'></big><dt id='mj16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j16w'><table id='mj16w'><blockquote id='mj16w'><tbody id='mj16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j16w'></u><kbd id='mj16w'><kbd id='mj16w'></kbd></kbd>
        <i id='mj16w'><div id='mj16w'><ins id='mj16w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mj16w'><strong id='mj16w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span id='mj16w'></span><ins id='mj16w'></ins>
          <dl id='mj16w'></dl>

            好吃鬼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  牛德槐是豬肉鋪的老板,他做生意實誠,從來不缺斤少兩,更不會往肉裡註水。所以鎮上就數他的肉賣的快,一上午豬肉就全部賣光。下午收瞭鋪子他就回傢,吃瞭飯喜歡和幾個朋友在一起打打牌,吹吹牛,日子過得十分自在快活。

              老婆苗鳳勤快,性格溫和,喜笑。最讓牛德槐滿意的是,他老婆精於廚藝,隨隨便便就能給他做出一盤盤香噴噴的美食。每天早晨,牛德槐三點半就要騎車趕往宰豬場去運豬,那麼早,就算老婆起來給他弄吃的,他也吃不下。不過,苗鳳是個體貼的女人,她心疼丈夫早起餓肚子,怕長此以往餓壞瞭胃,老瞭身體不好就麻煩瞭。所以她總是變著法的做些好吃的點心,有時用南瓜和糯米揉成面團,取一小點揉成圓,然後在中間按一個小洞,在將事先醃制好的肉餡放些進去,封口。一個個做好,用牙簽在上面印些對稱的花紋,燒一鍋熱油,將做好的南瓜餅放鍋裡炸一遍,酥脆金黃,色香味俱全。夜裡,廚房的灶臺底下留一點火星,保持一夜不滅,第二天一早,丈夫可以用錫紙包著放在身上,餓的時候可以吃一些填飽肚子。

              有時,她也會做些可口的開口笑鍋貼餃,皮薄肉足,讓牛德槐吃得滿嘴飄香。七月半的那一天,苗鳳在傢裡做瞭一桌子的好菜,還有牛德槐愛吃的酥脆炸米餃。特意多做瞭一些,好讓他第二天帶著做早飯。牛德槐隻要一想到有這麼一個心疼人的好老婆,就高興地瞇縫瞭眼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三點二十,他準時起來。刷牙洗臉之後就去廚房拿瞭四個溫熱的米餃,苗鳳還留給他一隻大雞腿,嘿!口水都要流出來瞭。他用錫紙包好放進懷裡,騎上“噠噠噠”的摩托車就直奔宰豬場。天空陰沉沉的,很快就嘩啦啦下起瞭大雨。小路泥濘,他放慢瞭速度,緩緩前進。

              “啊——”車子突然被什麼東西突然攔住瞭去路,狠狠地絆倒在地。牛德槐整個人直接飛瞭出去。“我的娘啊,真是要命。”他準備從地上爬起來,突然一個人猛地往前一撲,死死的壓在他的身體上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想幹嘛?”牛德槐渾身都疼,奇怪這麼早上怎麼會有人。

              “等等,等等。”那人瘦的跟火柴棍似的,卻力大無窮。

              牛德槐瞬間打量瞭他一遍,身體又細又長,臉部又瘦又幹,活像個鬼。這麼早上的,莫不是遇到瞭鬼吧?雨漸漸停瞭,牛德槐真想快點爬起來就跑,不過,那人死死摁著讓他不能動彈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……你到底想幹嘛?”牛德槐聲音直打顫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幹嘛,你不要害怕。我隻是獨自餓瞭,聞到你身上有香味,你能給我吃點嘛?”那人此話一出,牛德槐心放回瞭肚子裡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好說好說,我今天帶瞭米餃還有一個大雞腿,都給你。”牛德槐爽快的把吃的拿出來,想來這個人瘦成這樣,也是餓極瞭。

              那人接過就吃,牛德槐說:“你慢慢吃,我還要去運一頭豬去賣,先走瞭。”他走到摩托車旁邊,把車子扶瞭起來,準備開車走,卻發現車子居然沒有任何反應。“哎呀,車子怎麼壞瞭,那今天的生意我該怎麼辦呢?”他一副苦瓜臉,愁眉不展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可以幫你,不過,你還能不能給我吃的?”那人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他的身邊,竟然沒有一點腳步聲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怎麼幫我?如果能把我的車子修好,我一定管你吃個飽。”牛德槐很高興的說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。一言為定。”那人伸出一隻手,一束綠光照射在摩托車上,他左右手一勾,摩托車的發動機就發出瞭正常的噠噠聲。牛德槐在一旁看呆瞭,這人笑瞭笑,手指瞭一下地面,摩托車就平穩的落到瞭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是神仙啊?”

              “嘻嘻,不是,我不是。”、

              “那你是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是好吃鬼,特別貪吃,昨天是鬼節,我沒吃到什麼好的,所以沒有回去,打算吃些好的就回去。我經過你身邊的時候,聞到你身上的香味,所以……想瞭個法子讓你停下來,然後問你要瞭吃的。真好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果真是鬼,雖然被鬼捉弄瞭一番,不過他並沒有害人。做鬼比不瞭做人來的快活,在地獄的日子淒苦的很。牛德槐想瞭想說:“走吧,好吃鬼,今日我也不去賣豬肉瞭,請你去我傢吃頓好的。”好吃鬼高興地歡呼,雖然鬼叫聲很難聽,但是牛德槐一點也不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他讓好吃鬼進瞭傢門,把早上的事情跟妻子簡單的說瞭,並且讓妻子做一些好吃的招待好吃鬼。很快,美食就做好瞭,好吃鬼大口大口的吃,一個勁的說:“好吃好吃,真好吃。”等他吃飽瞭,天也快亮瞭。他臨走前,十分的感謝他們夫妻二人。“謝謝你們,告訴你們一個秘密吧!你們村口的梧桐樹底下埋瞭一箱子黃金,那是很多年前的時候,也是鬼節那一日我在人間飄蕩找吃的,無意間看到一個貪官捧著一箱子黃金,貪婪的嘴臉叫我生氣,後來我就施法變走他的黃金,埋在瞭那棵樹下。現在我送給你們瞭。”好吃鬼說完,就消失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  牛德槐趕緊馱著撬去挖,嘿,真的挖出瞭一箱子的黃金!這下發財瞭!